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丰丰的博客

踏遍锦绣大地 胸怀万里山河 珍惜晚霞灿烂 活出自己风格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丰丰  

回忆古稀岁月,试问人生几何?感恩父母生养,感恩师长解惑。尽心为国为家,自觉应无愧怍。尝过酸甜苦辣,品味悲欢离合,有过蹉跎坎坷,更有幸福快乐。国家阔步前进,儿孙朝气蓬勃。放眼未来世界,而今自我重塑:也要与时俱进,习诗上网学摄,也要修身养性,练功走路唱歌,好友常常聚会,结伴出游切磋,踏遍锦绣大地,胸怀万里山河,珍惜晚霞灿烂,活出自己风格!

网易考拉推荐

旧事重提——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(下)(原创)  

2015-09-03 13:57:32|  分类: 思念、克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今天,是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日。今天,天安门广场举行了盛况空前、威武雄壮的大阅兵!听着广场上激昂慷慨、荡气回肠的抗战歌曲;看着十里长街那一个个年轻英武、坚定刚毅的面孔;还有那一列列势不可挡、无坚不摧的现代化武器方阵;只觉得心潮澎湃,热泪盈眶!我为我们的子弟兵自豪,为我们的祖国骄傲!更加缅怀、崇敬在抗日战争中牺牲和作出巨大贡献的先烈、前辈们!
        在这里,我旧事重提,再一次回忆我的老伴刘克府,这位在抗日战火中出生,喝百家奶,吃千家饭长大的抗日军人的后代和他的父母们,仅以此纪念和缅怀抗日先辈们,再一次向他们致敬!抗战精神永垂不朽!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克府和他的父母们之生父生母(续)

 

  我们结婚新华没有告诉父亲(那时母亲正在隔离审查)。新华知道,父亲是搞政治工作的,深知政治斗争的复杂,为了儿子的前途,肯定不同意新华和我这个家庭有问题的人结婚。这一点我完全理解。当宣布我父亲有问题时,我也坚决要和新华断绝关系(这个故事我会在“合法婚姻”中详细讲述)。但是,在“文革”中,打着各种旗号的“造反派”常到医院找正在养病的父亲,要他提供整其他老干部的黑材料、假证明,有的甚至拿着“中央文革”某领导人的“指示”向父亲施压,父亲不仅毫无畏惧地把他们顶了回去,而且不顾自身安危为一些身陷绝境的老干部、老部下作了公正、有力的证明,使他们摆脱了困境。

克府和他的父母们之生父生母(续) - 丰丰 - misskefu 的博客

我们全家看望父亲母亲

克府和他的父母们之生父生母(续) - 丰丰 - misskefu 的博客

新华和父亲母亲

  73年我父亲平反,我们和家里的关系才逐渐缓和,我第一次和新华一起看望父母是领着快三岁的儿子,抱着几个月大的女儿回家的。以后每两个星期,就要回家看望父母亲,或者到301看望父亲。有时时间太紧,只好各回各的家了。后来父亲身体不好,经常住在301医院,只是在天气好时才能回家住些日子。但他很坚强,只要能拄着拐棍走,就不坐轮椅,每天要扶着墙活动身体。301准备的营养配餐,他从不挑拣,他对新华说,现在吃饭就是任务,和打仗一样,必须一口一口地把它吃掉。八十年代初,新华终于说服了父亲,同意给我们讲他参加革命近六十年的亲身经历。记得那些日子,一到星期天,我们便带上学英语用的“大板砖”,赶到医院听父亲讲述。父亲不愿意多讲自己,一讲到自己时经常是一带而过,新华就刨根问底。又怕父亲累着,每次时间不能太长。回家后新华就整理到纸上,把不清楚的问题记下来下次再问。父亲从湘南暴动跟朱德、陈毅上井冈山到长征,调到四方面军后又随西路军西征,西路军惨败后,只身讨饭一个月逃出虎口------身上留下了敌人的9处枪眼弹片,还受过多少次自己人的排斥、打击,但他从无怨言。就这样,我们越来越了解父亲,也越来越爱戴、尊敬父亲。

克府和他的父母们之生父生母(续) - 丰丰 - misskefu 的博客

新华在301看望父亲

克府和他的父母们之生父生母(续) - 丰丰 - misskefu 的博客

彭真夫妇看望病中的父亲    右起:父亲、彭真、母亲、彭真夫人张洁清

  1989年2月22日,父亲与世长辞。令我们没有想到的是,3月15日遗体告别时,父亲,一个离开领导岗位三十多年,早已“无权无职”的红军老战士却“创造”了八宝山十几年来没有出现过的“盛况”:闻讯而来的人多达四五千人,警察甚至将复兴门外大街西向东的一条车道临时改为东向西方向,可是蜂拥而至的车流还是从公主坟一直堵到八宝山。为了最后再见上父亲一面,有的老同志甚至下车徒步走了许多路,也有的在拥挤的人群中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。这就是父亲的人格魅力,这就是让我们终生学习的高尚品格,这就是父亲留给我们子孙后代的无价之宝。

克府和他的父母们之生父生母(续) - 丰丰 - misskefu 的博客

和母亲在家中

  母亲也是戎马一生,历经坎坷的老红军战士。文革中和我父亲一样,受到残酷的迫害。新华给我讲过她传奇的故事,使我很想见到她。第一次见面,果然是端庄、丰满,挺胸拔背,走路带风,我想象的出当年她带兵打仗的飒爽英姿。母亲常给我们讲她的故事:母亲从小性格直爽,爱憎分明,14岁上高小时就加入了共青团,做地下工作, 党组织有时就在她家开会。16岁参加了红军。可是17岁那年,党内肃反扩大化扩到她的头上,硬说她是反革命,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,是当时的政治部主任,留苏回国的张琴秋阿姨赶到刑场,把她从刀下救了出来。她参加了长征。在西路军西征的路上,她是妇女先锋团的秘书。西路军在寡不敌众、弹尽粮绝的情况下悲壮地失败了。妇女团剩下的姐妹们大部分被俘,母亲带领姐妹们和马匪斗争,被打的死去活来,终于机智地逃离虎口,还带回一个姐妹。可是“文革”中,“造反派”给她扣上叛徒的帽子,往死里整她。但她只有一个信念:活下去。绝不会“畏罪自杀”,她坚信历史自有公论。我们非常敬佩母亲,我跟母亲说:“您要写一本自传的话,就叫‘山的女儿’吧!您生在大山里,您就像山一样挺拔坚强,有棱有角。”

克府和他的父母们之生父生母(续) - 丰丰 - misskefu 的博客

扣球!

  “文革”后,母亲回到部队,在北京军区后勤部任副政委,为军区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,奔走在华北、塞外,每次下基层,下医院从不游山玩水,从不吃请,只在大食堂吃饭,她说这样可以了解第一手情况。

克府和他的父母们之生父生母(续) - 丰丰 - misskefu 的博客

我们全家和母亲在家中      左后是妈妈的衣柜

  母亲离休后仍然非常俭朴,除了军装,没有什么像样的衣服,有的领子、袖口还打着补丁,天冷时在屋里穿一件部队发的绿绒衣,经常是儿女们来打扮一下母亲。院子里种着西红柿、茄子、大白菜、萝卜------后院还养着鸡、鹅。我们去了,经常从院子里摘一些新鲜蔬菜。房间里基本是部队发的营房家具,一直到现在,家里还保留着那些打着标号的旧家具。

克府和他的父母们之生父生母(续) - 丰丰 - misskefu 的博客

母亲和家人一起郊游、野餐    戴草帽者是母亲

  母亲是一位身经百战的巾帼英雄,但更是母亲、奶奶、姥姥,在战争年代,在工作繁忙的日子,她顾不上给子女更多的爱,离休后便把所有的爱给了孙子辈,自己可以不吃不喝,但孩子们要吃好喝好,自己再忙再累,要让孩子们玩的高兴。新华在广西北海办公司时,几次要接母亲到北海、海南游览,可母亲都因为离不开孙子而未能成行,新华常常为此遗憾。

克府和他的父母们之生父生母(续) - 丰丰 - misskefu 的博客

和孩子们在一起是母亲最快乐的时候

  每逢母亲生日,全家人便聚在一起,那是母亲最高兴的时候,听儿辈孙辈讲各自的新闻,和大家一起唱那些战争年代的歌曲,最爱唱的是“十送红军”“二月里来”,而且还专门和女儿儿媳们一起唱“红色娘子军连歌”,特别投入。

克府和他的父母们之生父生母(续) - 丰丰 - misskefu 的博客

新华和母亲一起唱“延安颂”

克府和他的父母们之生父生母(续) - 丰丰 - misskefu 的博客

女声小合唱“二月里来”

  1993年母亲被查出胃癌,切除了五分之四,上午做完手术,下午母亲就下地试了一下,为的是看看自己身体的承受能力。由于母亲的乐观、坚强,她的身体恢复的很快,她努力让自己每天多吃一点,经过一年多的时间,她的体重、饭量已经和手术前差不多,脸色也红润了。但是,96年母亲的腰痛,又被查出骨癌,是肺癌转移的,无法手术,只能保守治疗。母亲顽强地和病魔斗争,一直到99年去世。母亲的一生历经磨难,却矢志不移。她坚强、乐观、自立、自强。正如她自己说的“认准的路,就得走下去。”

克府和他的父母们之生父生母(续) - 丰丰 - misskefu 的博客

看望手术后的母亲

  2007年8月,为了追寻父母亲的战斗的足迹,我和新华一起从兰州沿着西路军西征的路线走了一遍,体会了父辈艰苦卓绝的战斗历程和惨烈的失败,铭心刻骨。尤其是我们在武威访问了当年妇女先锋团的老战士李文英阿姨,新华特别感动。当新华告诉她:“我是李开芬的儿子。”时,老人家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:“你是李开芬的儿子?” “是。”“你真是李开芬的儿子?”连问了三遍。然后对新华说:“李开芬很坚定,她是个好同志。”停了一会儿又说:“说好我们三个人一起跑的,结果她们两个自己跑了。”那是因为马匪把母亲和沈秀英单独关起来,所以来不及叫她一起跑。新华还问李阿姨当时的一些情况,老人家断断续续地想着、说着,新华特别想知道她们关在武威的什么地方,想到那里看一看。可老人家说不上来。其实,即使知道,经过70多年的战乱、建设,大概也早就灰飞烟灭了。我们又询问了老人家现在的身体、生活。因为还要到下一个点,只能和老人家告别了。

克府和他的父母们之生父生母(续) - 丰丰 - misskefu 的博客

在武威李秀英阿姨家中

  去年春天,我们去兰州,又专程去看望了李阿姨,带去了妈妈的照片、爸爸的画传,老人可高兴呢!我知道,这也是新华对父母情感的一种寄托吧!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83)| 评论(3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